当前位置: 主页 > 格力 >

3·15电商培训乱象亟待规范 多方呼吁制定行业标准

发布日期:2022-05-12 07:20   来源:未知   阅读:

  电商培训火爆的背后,夸大宣传、承诺难兑现、课程含金量不足等问题频招投诉,部分公司被投诉后换马甲经营令学员陷入维权困境。

  今年2月,赋闲在家的宝妈冯女士浏览短视频时,被“新手小白也能月入上万”“承诺一对一指导”“1800元/月保底收益”等广告吸引,试听结束后,交费2980元报了湖南睿博志教育有限公司的电商培训课程。

  原以为能赚点钱补贴家用,“结果报名后,课程老师对我的课程疑虑回复冷淡,所谓的一对一指导,也是让我自己看视频找方向”,一节课未正式上的冯女士当晚提出退款申请。

  “门槛低、投入小、利润率高,是电商培训迅速走红的重要原因”,一名从事短视频行业3年的业内人士表示,为了快速盈利,一些培训机构设置“快餐化”课程,虚假承诺,过度宣传,“导师”履历注水,售后形同虚设,“对于学员来说,一两个月就想零基础速成,轻松实现‘造富梦’,也不太现实。”该业内人士补充道。

  去年7月,长沙立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先交费后签合同一事被栏目曝光,调查中记者发现,为装点门面,立坤还网购“中国驰名品牌”“中国3·15诚信企业”等10张证书用于市场推广。调查中记者发现,多家公司宣称“名师一对一指导”,实际就是普通员工,价值千元的授课资料网售仅一百多元。

  去年8月,长沙高新区市场监管局曾通过微信公众号公布投诉数量大、调处成功率低的相关机构,其中,湖南众趣教育、湖南睿博智教育等公司上榜。

  据《湘问·投诉直通车》平台数据显示,仅去年12月,涉电商培训领域投诉就高达246条,涉及33家机构。其中,湖南知新小课、湖南轻学教育、湖南蚂蚁教育科技、湖南众学教育、湖南索美特文化传媒、湖南创融继续教育等多家公司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或已申请备案注销。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数学员身处异地,实地维权成本高,通常会采取网络投诉渠道维权。而学员跟公司之间的纠纷,属于合同纠纷,市场监管部门收到投诉只能组织双方调解。

  长沙高新区市场监管局质量发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处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只有确定存在虚假宣传等违法情况,才能由执法部门处理。

  这也就意味着,市场监管部门若调解不成,学员就只能选择法律诉讼途径。这又使学员陷入周期长、成本高的维权窘境。

  同时,部分涉诉机构“打一枪换一炮”,投诉纠纷一多,就注销公司,“换个马甲”重起炉灶,让学员维权更是雪上加霜。

  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发现,已于去年11月注销的长沙立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法人肖某早在去年3月就与雷某注册了湖南学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又在同年4月与王某共同成立了湖南有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与此同时,肖某的这两位生意伙伴----雷某和王某,也在同一时期成立了湖南知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调查发现,上述4家公司均经营电商培训、短视频营销等同类业务,其中有3家公司的学员向本栏目寻求过维权帮助。

  一边是蓬勃发展的市场,一边是屡禁不止的行业乱象,冰与火之歌在电商培训行业不断上演,未来电商培训行业如何实现良性发展?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初,我国现存电商培训相关企业2807家。其中,广东数量最多,达394家,其次是甘肃、浙江、陕西和湖南,分别是264家、231家、202家和175 家。

  《“十四五”电子商务发展规划》中指出,我国未来五年预计电商人才缺口达985万。梯度发展电子商务人才市场完善电子商务人才培养体系,鼓励平台、企业与院校联动开展培训等举措已提上议程。

  湖南海天律师事务所李春光律师表示,电商培训行业尚属于新兴业态,暂无相应的行业标准进行约束,遇到虚假承诺、夸大宣传、师资缩水等问题可以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依法追责。但一旦遭遇“课程含金量、质价不符”等主观、抽象的原因,则缺乏法律依据,因此,仅以商家“课程含金量不足”为由提出退费,消费者很难实现诉求。

  记者采访过程中,多名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要对电商培训等新兴业态审慎监管,一方面,要鼓励新业态、新模式创新发展;另一方面,要完善监管,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建立行业标准和规范从业人员准入资格迫在眉睫。”

  湖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王旖旎也表示,目前,电商培训亟需制定行业规范标准,明确机构、从业人员的准入资格,规范电商培训机构和从业人员的培训行为,同时也要明确主管部门所承担的工作内容和责任,只有依法合规经营,电商培训行业才能走得更稳更远。